logo

威尼斯人官网:如何消除女性就业歧视的“顽疾”

0

(编者按)“你结婚了吗”、“你几岁了?”“你有孩子了吗?”大多数女性求职者在面试时会遭遇这种“灵魂折磨”。女性就业歧视问题长期得不到有效解决。责任在企业吗?症结在哪里?我们该怎么办?全国政协委员杨正国建议,招聘更多女性员工的公司应该根据员工人数提供财政补贴,并按照统一的标准缴纳生育保险基金。


全国政协委员杨正国

建议全文:

女性就业歧视问题长期得不到有效解决,已成为社会各界普遍关注的社会问题。有许多负面报道指向企业方面,尤其是民营企业。每个人都认为这个问题的责任在于公司没有履行它的社会责任。事实上,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需要社会各方的共同努力,有些问题值得关注。

一是责任和义务的范围。女员工的出生是一种社会行为。企业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承担多少义务?我认为这应该与企业的承受能力有关。责任和义务的范围应加以限制。企业在经营过程中纳税,缴纳各项保险(包括已纳入医保合并的生育保险)。这是在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过程中履行社会责任的表现。现在应该给予女工各种保护。这应该得到支持,但这并不意味着给女工更多休假和保护就一定能解决这些问题。目前的痛经、产假、陪产假、难产假累计超过半年,期间工资由企业承担。近年来,部分生育津贴得到解决。在法定产假的基础上增加工资,超过生育津贴限额的工资。与男性员工相比,公司不仅会损失半年的劳动产出,还会增加大量的支出。

第二,竞争和公平问题。劳动力市场中存在着对男女劳动者的替代效应,企业会做出对自身有利的选择。这是一种以市场为导向的行为。例如,如果a公司雇佣更多男性比B公司雇佣更多女性具有竞争优势,这对B公司是不公平的。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B公司的行为具有更多的正外部性。如果这种差异无法消除或减少,那么女性在就业市场上的歧视就无法从根本上得到缓解。

因此,我建议:

1. 生育保险基金对女职工产假期间的工资按照统一标准发放。第一,不再区分工作单位的工资水平。原单位女职工待遇以原单位劳动产出为基础,分娩时不提供劳动,故采用本标准存在一定缺陷。同时,生育等社会行为不能根据女性员工的职位或收入来划分。在不提供劳动力的情况下,高管的生殖行为是否会比普通员工的生殖行为有更多的过程或步骤,会产生更多的成本,需要更多的治疗,这一概念是否也站不住脚。二是超过法定产假的工资一般以地方政府制定的计划生育规定为依据,由地方财政解决或由地方政府和企业分担。地方政府不能只制定政策,盲目放大企业主体责任,加重企业负担。

2. 生育保险基金由政府与企业共同承担,企业按一定比例继续缴纳生育保险基金,并填补资金池;地方财政和中央财政各负担一部分。中西部财政状况如何